在杭州最正宗的戲園子
                是誰曲聲婉轉
                是誰長袖善舞
                來源:錢江晚報 | 時間:2022年11月02日

                  記者 黃偉芬

                王美川
                竺歡歡
                竺歡歡

                  古戲臺上,身著盛裝的演員們極具江南靈秀之氣,一顰一笑間,婉轉的唱詞里,上演才子佳人的故事。

                  不遠處千年大運河里船來船往,而舞臺下的觀眾如癡如醉。

                  坐落在拱宸橋東堍的榮華戲園,不僅是清末民初運河杭州段三大古戲臺唯一遺存,也是如今杭州人在城里看戲的地方。

                  每周五、周六上午,榮華戲園和杭州人有約定,戲迷們準時從四面八方趕來。(詳見本報10月30日頭版報道)。

                  有人說:“這是當下杭州最正宗的戲園子,也是最早的戲園子!

                  那么,如今是誰在古戲臺上為大家唱響這一出出經典?

                  昨天,錢江晚報記者從大來文化傳媒了解到,參加公益演出的演員中,既有國家級戲曲演員,有名票,也有純粹的曲藝愛好者。

                  如果我們不去唱

                  他們可能一輩子不舍得進劇場聽

                  竺歡歡是杭州越劇院呂派花旦,受邀在榮華戲園表演過很多次。

                  作為一名專業的越劇青年演員,竺歡歡平時排練、演出都很忙。

                  “聽說戲園負責人竺建平自掏腰包來做這個事情,覺得這是一件蠻好的事!斌脷g歡起初是被“公益”兩個字吸引的。

                  她和竺建平是寧波老鄉,知道他本人很喜歡越劇,于是答復他,“我要是不忙的話,就會參加演出!比チ酥,她更覺得這件事情有意義。

                  竺歡歡說,坐在臺下的觀眾里面,不乏真正懂戲曲的愛好者,“有比較專業的演員來演出,可以吸引更多越劇愛好者來聽戲”。

                  來榮華戲園聽戲的,很多是上了年紀的大伯大媽。

                  “去劇院看一場專業的演出,可能需要幾百元錢!弊尨蠹也换ㄥX觀看專業的演出,竺歡歡認為這是專業演員力所能及的事。

                  在榮華戲園里唱戲,無論是場地還是舞美,和竺歡歡平時演出的劇院比,條件要差一些,不過該有的“程序”一樣不能少。

                  上午10點的演出,8點就要到場做準備,化妝、換衣服……

                  “榮華戲園一般唱折子戲,也就是最精彩的一部分!

                  《紅樓夢》《西廂記》《梁!贰毒沤锕媚铩返冉浀淝,竺歡歡都唱過。

                  這樣一場又一場的公益演出,在她看來,是一種藝術的抵達!熬拖裼械娜诉x擇當義工,我有時間了就去演出,也是為大家服務的一種吧!

                  除了參加在榮華戲園的公益演出,竺歡歡還參加過其他惠民演出,有時為在校的大學生,有時為周邊農村的百姓。

                  她也在公益演出中收獲著。

                  “有一次去淳安鄉下,舞臺是臨時搭起來的,山里很冷,下面坐著的觀眾聽得很認真。如果我們不去演出,可能他們一輩子也不會走進劇場看戲!斌脷g歡說。

                  每周六從德清趕來演出

                  她說這個舞臺讓她很享受

                  對王美川來說,這個舞臺給她帶來了享受。

                  她的本職工作是公安內勤,每周六只要單位不安排值班,王美川就會從德清趕高鐵來杭州參加演出,同樣早上8點到榮華戲園。

                  她已經堅持了三年,“2019年榮華戲園剛在周五周六演出的時候我就參加了!

                  王美川是一名“戲癡”。

                  她是麗水人,從小喜歡越劇,爸爸會買戲曲片給她看,她真正學越劇是上大學之后。

                  “一開始自己學,越劇的唱詞和麗水話不一樣,開始聽不懂,我就反復聽,標上拼音模仿!

                  就這樣,王美川在學校社團里摸索學習,到了大四,杭州越劇藝術研究會的老師問她有沒有興趣進行系統學習。

                  王美川高興了好幾天。

                  讀研時期,王美川去了溫州一所學校,但學唱戲不能耽誤!澳菚r候沒有高鐵,我晚上坐通宵綠皮車,第二天一早到杭州開始學習!

                  除了念唱,還有舞蹈等等都要學,這個過程漫長枯燥,有時候還會受傷,但王美川樂在其中!皬牟粫畹綍,從簡單到復雜,每一點進步都很有成就感。長水袖的舞戲,練習的時候,膝蓋腫得像饅頭,而在舞臺上,美輪美奐!蓖趺来ㄕf。

                  有人問“這年頭誰還看戲”

                  她說自己看到了堅持的價值

                  從2012年開始登臺,到2018年以大戲《紅樓夢》紫鵑一角和國家級演員們在勝利劇院一起演出,這中間是王美川日復一日的堅持。

                  “紫鵑這么重的角色壓到身上,真的是沒日沒夜地練!焙迷谝磺懈冻龆加谢貓,最后在舞臺上呈現的效果,得到了觀眾認可。

                  其實,每次從側幕走向舞臺中央之前,王美川依舊會緊張。

                  “戲曲表演和拍電視劇電影不一樣,在舞臺上只有一次呈現機會,需要考慮怎么樣去表現和傳達!倍坏┱驹谖枧_上,王美川就完全進入角色,“我不再是我自己,我就是戲里的人!

                  能這樣每周堅持在古戲臺上演出《陸游與唐婉》《金殿拒婚》《梁!返纫怀鲇忠怀稣圩討,除了靠熱愛,觀眾的反饋也給了王美川很大鼓舞和信心。

                  舞臺上的王美川全情投入,偶爾瞥見臺下觀眾和她一起喜一起悲,就會很開心,“演到動情處,有的觀眾會拿著紙巾擦眼淚,這是一種情緒互動,也是對演員的一種支持!

                  這么多年下來,對于經常來榮華戲園聽戲的觀眾來說,王美川是一張熟面孔。而對于王美川來說,這些戲迷是自己長久的陪伴。演出間隙,王美川會看看那些固定位置上的“老朋友”是否如約而至。

                  有個阿姨家住老余杭,每次都花兩三個小時趕來聽戲!坝幸淮挝以谛秺y,阿姨跑進來和我說,我演的戲她每場都來看,每場都能說出來,我有點開心和感動!

                  也有人問過王美川:這年頭,誰還看戲?王美川想,只要她在臺上唱響、舞起水袖的時候,有人專注,有人鼓掌,那么這份堅持就值得,不管是提前3個多小時趕當天的演出,還是結束后繼續排練到日落回家。

                  她說,這大概就是文化的魅力吧。

                波野多结衣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