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十年兒童文學的成長與創新

                來源:中國文化報 | 時間:2022年11月09日 17:10:00

                在黨的十八大和十九大精神的引領下,10年來我國文學藝術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也進入大發展階段,取得了多方面的成績。兒童文學創作、理論批評和出版也涌現了諸多優秀作品,反映了新時代的童年生活,傳遞了積極向上的力量,對外講述中國故事、傳播中國聲音,不但影響了國內廣大兒童,也在世界上形成了較大的影響。

                一、新時代兒童文學出現了新的繁榮

                新世紀之初的10年,是我國兒童文學走向全面市場化且主動與童書出版產業互動的10年,這一階段兒童文學暢銷書作家的出現以及以暢銷書作為評價標準的觀念開始形成,并成為眾多兒童文學所追求的目標。但進入新時代,兒童文學不再單純地圍繞市場目標,而走上了藝術自覺與精神自覺的階段。在與市場全面互動的過程中,兒童文學作家主動適應社會新形勢,進入主動進行主題寫作并與主題出版結合的階段。這一個階段,“新現實主義”的提出,標志著現實主義成為一股強勁的潮流。因此,面對新媒體對兒童文學創作、出版與傳播的全面介入,兒童文學創作和理論批評并沒有失去其審美標準,也沒有丟失其現實主義追求。

                新時代兒童文學出現了老、中、青作家同堂的良好局面,百歲老人圣野還在寫兒童詩,金波、曹文軒、張之路、常新港、錢萬成、湯素蘭、伍美珍、郁雨君、伍劍、于立極、李學斌、李東華、薛濤、孫衛衛、遲慧、顧鷹、陳夢敏、曾維惠、張曉楠、于瀟湉、余閑、林乃聰和陳曦等,“70后”和“80后”為創作主體,“90后”也開始顯示出不同凡響的力量。值得注意的是,曹文軒、張之路等新時期出場的作家還推出了佳作,2016年曹文軒獲得國際安徒生獎,成為繼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后的重要事件?傮w來說,年輕的聲音在兒童文學中變得強勁并進入讀者視野的中心。新時代兒童文學熱鬧且發展迅速,除了作品更容易出版且獲得市場上的成功,還有一個重要的特點就是兒童文學作家的經濟地位和社會關注度也提高了。

                具體說來,新時代我國兒童文學出現了5個新現象:一是多個暢銷書作家出現,之前只有幾個年齡偏大的兒童文學作家成為暢銷書作家,但進入新時代,兒童小說作家成建制地涌現并出版了一批影響家庭和學校閱讀的暢銷書。二是原創兒童文學和國外引進兒童文學并駕齊驅,占據了整個童書出版業的最主體的一部分,也就是說,兒童文學童書占據了市場主體,成為閱讀的新寵。三是兒童文學出現了“后黃金十年”。如果說新世紀之初的“黃金十年”不是以藝術創造為尺度的,而是以碼洋為標準的,那么,“后黃金十年”則是以重大主題和思想價值追求為目標,這其實是一個觀念的新變。四是兒童文學與語文教育的親密互動。2017年開始使用的統編語文教材選編了大量的兒童文學作品,閱讀課與課外閱讀也多以兒童文學為主。且兒童文學作家主動參與校園講座,影響兒童的閱讀和作文。五是葉廣芩、梁曉聲、趙麗宏、徐則臣、石一楓、藍藍、樹才和周曉楓等當代作家和詩人主動介入兒童文學創作,他們的兒童文學轉向,標志著成人文學作家對兒童文學的認可,也意味著兒童文學在全面市場化競爭中,有了更多的角逐者,有了更多的參與者。當代作家和詩人的兒童文學轉向主觀上必然引發整個文學界對兒童文學的關注,同時也可以優化兒童文學創作生態,打破原有的比較封閉的兒童文學圈。

                二、新時代兒童文學的理論批評取得了進步

                進入新時代,我國兒童文學理論批評更加開放和自信。2000年以前,西方兒童文學理論被零星地譯介到中國,但進入新世紀,西方兒童文學理論開始被系統化地譯介到中國來,無論是童話心理學方面的,還是兒童文學本體理論,抑或是兒童文學的批評理論,都有不少著作被譯介過來。包括兒童文學史的著作也有多部被譯介。進入新時代,西方兒童文學理論幾乎是整體性地被譯介,并為高校兒童文學研究,乃至整個文藝理論研究提供了新的理論資源和教育資源。但兒童文學理論批評不滿足于引進和譯介,而是加快了中國話語體系的構建。

                首先,以吳其南、朱自強為代表的老一輩兒童文學理論家,不但承擔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和重點項目的研究,而且在兒童文學本體論和文化論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如吳其南出版了《成長的身體維度:當代少兒文學的身體敘事》,朱自強致力于兒童文學的跨學科研究,2021年還摘得“國際格林獎”,這是兒童文學理論研究和推廣的國際大獎。其次,擺脫當代文學批評話語的限制,形成兒童文學本體話語。從新中國成立之初,到新世紀之初,兒童文學理論批評一直未能完全擺脫當代文學批評話語的影響與約束,一方面有緊密的跟蹤與模仿,另一方面又有著對當代文學批評話語的警惕。新時代兒童文學理論批評的視野則更加開闊,不但理論資源更豐富、本體研究更深入、話語體系更完備,而且方法論也更加靈活而接地氣。如吳翔宇的《五四兒童文學的中國想象研究》在中國文學視野下對兒童文學發展的考察;張梅的《晚清五四時期兒童讀物上的圖像敘事》從媒介文化和圖像敘事視角來考察兒童文學的現代性發生,等等,都是新時代兒童文學的重要成果。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新時代兒童文學學科建設取得了進展。浙江師范大學的兒童文學獲得了交叉學科的地位,可以獨立招收兒童文學碩士生和博士生。上海大學在創意寫作學科下培養兒童文學創意寫作碩士和博士,也開啟了兒童文學研究生培養的新模式。湯素蘭、伍美珍、余雷、湯湯和于立極等作家擔任高校教職,培養兒童文學新人,這也是新時代兒童文學學科建設和理論批評人才培養的新進展。

                我國有4.9億家庭,2億多兒童,兒童文學在學校教育、家庭教育和兒童成長中一直扮演不可忽視的重要角色。2021年9月8日國務院印發《中國兒童發展綱要》(2021—2030),其前言的第一句話就是“兒童是國家的未來、民族的希望”。且指出:“促進兒童健康成長,能夠為國家可持續發展提供寶貴資源和不竭動力,是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必然要求!睙o疑,發展兒童文學創作和理論批評,也是童年文化建設、中國特色學術體系和話語體系建構的必要環節。相信隨著黨的二十大的召開,新時代兒童文學會迎來更多的變化、更新的成果,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建設和未成年的成長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波野多结衣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