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瑪才旦:把詩和遠方帶到杭州
                來源:錢江晚報 | 時間:2022年12月08日

                  記者陸芳 通訊員鄭天一/文吳思嫻/攝

                  53歲的萬瑪才旦,話不多,但十分真誠。鬢發有點花白,戴著眼鏡,儒雅安靜。

                  這位在海內外多次獲獎,橫跨文學、電影兩界的著名藏地導演、作家、編劇,在中國美術學院任教剛滿一年,就迎來了他的個人影展——“重遇萬瑪才旦——電影/文學中的故鄉與世界”萬瑪才旦作品展。

                  12月10~11日,杭州百美匯影城將進行六場電影展映及映后交流,13日的學術研討會在中國美術學院象山校區舉行,圍繞“文學中的故鄉”和“電影中的世界”兩個主題進行學術探討。

                  影展由中國美術學院電影學院、錢江晚報、浙江省電影放映協會共同主辦,中國美術學院電影學院制作系、導演系、瞄電影平臺聯合承辦。

                  杭州的影迷很熱情,49秒搶空開幕影片《靜靜的嘛尼石》,10分鐘內搶光六部影片所有座位。

                  近日,萬瑪才旦做客錢江晚報·小時新聞演播室,與記者聊了聊他的電影之路。

                  從青海牧羊少年

                  到著名藏地導演、作家

                  萬瑪才旦出生于青海一個位于黃河上游的村莊,離西寧有兩三個小時的路程。山上是草原,山下種著大片小麥、青稞、油菜,當地百姓過著半農半牧的生活。小時侯,萬瑪才旦會帶上收音機去山上,邊放羊邊聽廣播劇《夜幕下的哈爾濱》。

                  “小學四五年級時,有一天我在路上撿到一本童話集子,翻得很爛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白雪公主》!弊x了初中,萬瑪才旦開始較多接觸外國文學,像巴爾扎克、托爾斯泰、契訶夫之類,后來看了很多現代派小說。

                  他對電影的興趣也是小時侯形成的!皝斫娬镜娜司妥≡谖覀兇遄永,晚上會在禮堂放電影,像卓別林的《摩登時代》,還有《佐羅》什么的。中學,我是到縣上讀的,看了好多國產電影,上初中時,我已經看了兩三百部電影了!

                  中專畢業后,萬瑪被分配到小學當教師。四年后,一心想考大學的他主動放棄了公職。1991年,萬瑪考上西北民族大學的藏語言文學專業,畢業后成了一名公務員。

                  四五年后,萬瑪才旦又考回母校西北民族大學讀研究生,專業是藏漢文學翻譯。讀研時,他來到北京的國家翻譯局實習,有一天去北京電影學院校園轉了轉,并詢問了學費。

                  在得到一個基金會的資助后,萬瑪終于進入北京電影學院,在文學系學編導,電影之路就此開啟。他也成為北京電影學院培養出的第一個藏族導演。

                  與此同時,萬瑪還是雙語作家和文學翻譯家。他著有漢語小說集《流浪歌手的夢》《嘛呢石,靜靜地敲》《塔洛》《撞死了一只羊》《烏金的牙齒》《故事只講了一半》,藏語小說集《誘惑》《城市生活》《崗》等等。作品不僅獲得不少重量級獎項,還被翻譯成多國語言出版。

                  專業的文學功底和對電影的癡迷,萬瑪又走上自編自導的電影道路。2002年編導第一部短片《靜靜的嘛呢石》,之后是短片《草原》以及劇情長片《靜靜的嘛呢石》……之后,一發不可收拾。

                  他將藏語電影帶向了世界,被評價為“擁有來自藏地的密碼,文字與鏡頭是他向世界解析的鑰匙”,著名藏族作家扎西達娃更是稱贊萬瑪才旦“創造了藏民族的電影和小說雙子座的高峰”。

                  回顧多年來的求學經歷,萬瑪感慨道,時代在不斷進步,現在的藏地青年,學電影的機會更多了。

                  落戶杭州

                  成為國美的老師

                  2021年年底,萬瑪才旦辦好了入職中國美術學院的手續,帶著家人,正式落戶杭州。

                  為什么是杭州?

                  新杭州人萬瑪微微一笑,“緣分吧!

                  最早,他對杭州的了解,來自初中時讀的《西湖民間故事》。后來,萬瑪來過杭州多次,也非常喜歡。而他一直有一個愿望,想把自己多年來拍電影的實踐經驗傳授給年輕人。正好遇上中國美術學院成立電影學院,他看中這里既可以教書也可以從事電影創作。

                  已經當了一年杭州人,感覺如何?

                  萬瑪現在任三四門課,教編導基礎、電影創作實踐與方法等課程,主要帶研究生?臻e時,他常去西湖邊走走看看,還參加了杭州的不少文化活動,包括擔任今年錢江晚報春風悅讀榜年度頒獎典禮的頒獎嘉賓,當然杭州舉行的各種藝術影展,也是他不肯錯過的。

                  萬瑪表示,沒想到杭州的文化活動這么豐富,尤其是電影,幾乎月月有影展。

                  前幾天,他還去看了伊朗電影大師展,重溫了電影巨匠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的幾部經典之作,“《合法副本》在大銀幕上看果然不一樣,收獲很多!

                  在杭州的這一年里,萬瑪還見到了不少朋友,因為有不少導演經常帶新片來杭州路演。

                  最新影片正在收尾中

                  想在杭州拍電影

                  這次個人影展一共選了萬瑪的六部作品,基本囊括了從2005年開始到現在他創作的劇情長片。

                  《靜靜的嘛呢石》是萬瑪拍完同名短片后,拓展構思而成的處女作長片,被評價為“純潔淡定,慈悲寬容”。這部“藏地新浪潮”的開山之作讓萬瑪引起了影壇關注,拿下過第25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導演處女作獎,第9屆上海電影節亞洲新人獎最佳導演獎,第10屆釜山電影節新浪潮特別獎等十多個海內外電影節獎項。伊朗電影大師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也曾高度評價該片。

                  《尋找智美更登》講述了一個“舍得”和“放下”的主題,令人回味;《五彩神箭》是一個由青海尖扎地區傳統射箭比賽引發的故事,獲得過第17屆上海電影節金爵獎最佳攝影。

                  《塔洛》改編自萬瑪的短篇小說,主角是一名叫塔洛的牧羊孤兒。黑白影像勾勒出藏地的蒼茫,也映射出生活在傳統原生文明與現代文明之間的當地青年的內心迷茫。電影入圍了第72屆威尼斯電影節地平線單元。

                  《撞死了一只羊》則是萬瑪與王家衛的澤東公司的一次合作,電影充滿了寓言式的隱喻和黑色幽默,個性十足,拿下了第75屆威尼斯電影節地平線單元最佳劇本獎。

                  《氣球》是萬瑪2019年的新作,講述了一個靈魂和現實的緊張關系的故事。片中夢中捉痣的超現實慢鏡頭,更是被譽為當年華語電影的高光時刻。

                  這六部電影中,萬瑪鏡頭下的藏地,并非觀眾固有印象中的藍天、雪山、草原、湖泊,而是一幅幅徐徐展開、極具人間煙火氣息的普通藏區生活,他以自己的方式講述著故鄉的故事,講述著和藏文化有關的精神家園。

                  而萬瑪的最新電影《雪豹》正在后期收尾,明年能與觀眾見面!坝袡C會的話,我也想在杭州拍電影,正在構思設想中!比f瑪才旦笑著說,另外他還在準備兩個電影新項目。

                  與電影相比,萬瑪表示,文學是更私人的表達,也是一種更自由的創作。他的新書《故事只講了一半》以及2019年出版的《烏金的牙齒》將在12月11日舉行兩場簽售會。

                波野多结衣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