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破圈”:當作家從幕后走到臺前
                來源:中國文化報 | 時間:2022年12月09日

                文/黨云峰

                很多作家的作品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劇、話劇等而被更多圈外的觀眾所了解,例如很多人是看了電視劇版《人世間》再返回頭來看作家梁曉聲的原著的,但作家畢竟仍然身處幕后。還有很多作家在大學任教,學生數量少、課程專業性強都限制了覆蓋面。如今很多作家從幕后走到了臺前,而且“出圈”的方式也豐富多了,從參演紀錄片到直播帶貨,再到參加娛樂節目,人們對作家的了解越來越立體。

                作家以字立身,但不能為字所囿,畢竟紙面上的作家是講普通話的,生活中的作家則是講方言的。了解作家的生活狀態尤其是在回到老家看到親朋好友時,作家在讀者眼中才真正成為一個普通人,紀錄影片由此而生,很多作家成為影片的主演。例如電影《一直游到海水變藍》中的賈平凹、余華、梁鴻,電影《掬水月在手》中的葉嘉瑩等。其中講述葉嘉瑩一生的紀錄電影《掬水月在手》獲得了2020年第33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紀錄/科教片獎。

                2011年推出的《他們在島嶼寫作:文學大師系列電影》第一系列,至今仍被很多人視為紀錄影片的代表。其中涉及的作家包括《兩地》中的林海音、《化城再來人》中的周夢蝶、《逍遙游》中的余光中、《如霧起時》中的鄭愁予、《尋找背海的人》中的王文興、《朝向一首詩的完成》中的楊牧。第一系列影片播出后,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于2014年出版了楊牧的散文《奇來前書》《奇來后書》。

                后來在2014年至2015年推出了第二系列,包括白先勇、林文月、痖弦、洛夫、西西、也斯、劉以鬯七位我國港臺地區的作家。

                從2011年的《他們在島嶼寫作》到最近播出的《我在島嶼讀書》,中間還推出了影響很大的關于作家的紀錄片,包括《文學的故鄉》《文學的日!返。除了當代作家的故事,還有講述古代作家故事的!兜浼锏闹袊肪鸵浴拔幕澞+戲劇+影視化”的方式,講述古籍成書、傳承的故事,深受歡迎。

                很多作家來到直播間聊讀書、談人生,把直播間變成了文學課堂,為讀者了解作家提供了新的維度,拉近了作家和讀者的距離,讀者才了解,原來作家說話的聲音是這樣的,原來作家如此深情,原來作家如此幽默。在聊天中,作家的經歷讓文學史厚重起來,作家的生活讓作家的形象豐滿起來。主播個人的閱讀體驗真實而生動,也更能擊中他人的心靈,喚起精神的共鳴。鏡頭前的作家流露真情,擊穿作家的情感也讓讀者熱淚盈眶。

                作家莫言、張煒、梁曉聲、易中天、阿來等都曾在直播間出現,在線觀看的讀者達幾十萬人次甚至數百萬人次,并帶動書籍銷售數萬冊到數十萬冊。這比作家參加簽名會的效果強太多了,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很多讀書活動無法在線下舉辦,很多新書發布會、作品研討會、書展、圖書節等也選擇進行網絡直播。今年4月發布的《抖音電商圖書行業發展數據報告》顯示,出版機構線上經營已然常態化,過去一年抖音電商日售圖書超45萬本,月消費人數超1000萬。很多出版社通過直播帶貨積累了很多經驗,這也為圖書銷售打開了新路徑。

                在網上逛逛書城也是不錯的選擇。數據反映了民眾對文化的需求,搭建專業作家與普通讀者之間溝通的橋梁需要業界求新求變。文學獎頒獎典禮一般由幾個固定程序組成,近日舉辦的“中國文學盛典·魯迅文學獎之夜”作為一場長達兩個小時的直播盛宴,引發了圈內外的關注。這一頒獎典禮不僅由湖南衛視、北京衛視、芒果TV聯合直播,還有多家直播平臺參與,頒獎典禮與朗誦、舞蹈、歌唱等結合,內容豐富、形式新穎、影響“破圈”。

                當作家成為電影的主演、直播的主播,多重身份讓作家與讀者溝通的渠道更加多元。作家畢竟是專業的語言文字工作者,有的還參與綜藝節目的錄制,例如劉震云在《向往的生活》《脫口秀大會》中的表現就引發熱議。莫言、余華還被網友戲稱為“脫口秀編外人員”。讀者拿著余華的小說《活著》找莫言簽名、余華帶坐輪椅的史鐵生踢足球等在網上有數百萬的點擊量,在給作家帶來粉絲的同時,很多名場面還被網友制作成表情包,取得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雙贏。

                波野多结衣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