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燁:新鄉村文學與時代同行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 時間:2022年12月12日

                文/張清俐 張杰

                偉大的時代需要偉大的文學。新時代十年,我國已如期完成脫貧攻堅目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入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新發展階段。在此背景下,中國當代文學呈現出怎樣的時代面貌?面對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所帶來的偉大變革,新時代中國鄉村文學作家們應如何作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白燁就相關問題接受本報記者采訪。

                文學向“新時代新征程”調姿定位

                《中國社會科學報》:新時代十年,中國取得一系列歷史性成就和歷史性變革。在您看來,中國當代文學呈現出怎樣的新時代面貌?

                白燁:在新時代文藝事業的發展進程中,文學發展呈現出繁盛的態勢和全新的景象。

                文學向著“新時代新征程”調姿定位。在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藝工作的重要論述指引下,廣大文藝工作者不斷深化文脈與國脈相牽、文運與國運相連的認識,進而增強了為時代抒情、為民族書寫的責任心和使命感。新時代的文學在題材選取和主題經驗等方面,不斷向著“新時代新征程”調姿定位,使民族復興的時代主題構成了新時代文學創作的主旋律和最強音。

                創作向著“人民生活”不斷位移。習近平總書記在多次講話中,都特別強調文學工作者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重要性。這為廣大文藝工作者在文學創作、文學工作和文學活動中貫徹落實“以人民為中心”的思想,指明了方向,提出了依循,凝聚了力量。新時代,廣大文藝工作者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實踐中,吸收營養,萃取題材,使向“人民生活”不斷位移的文藝創作,在多個方面呈現出既豐富多彩又重心突出的可喜景象。

                新的文藝形態走向健康發展。比如,在各個方面的積極引導和網絡文學作家自身的努力下,網絡文學逐漸走出早期“野蠻生長”的階段,向著有數量又有質量的方向邁進。以當下的鄉村振興、城鄉變革、社區生活等新的時代生活為主要表述對象的現實題材作品,無論在數量還是在質量上都逐年穩步上升,并呈現出融合發展的良好勢頭。

                發現看不見的精神風貌

                《中國社會科學報》:在中國現當代文學發展中,鄉土文學始終占有一席之地。在您看來,面對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所帶來的鄉村偉大變革,新時代中國鄉村文學作家們應當如何作為?

                白燁:聯系鄉村變革的新的現實,結合鄉土寫作的現狀,我認為新時代的鄉村文學寫作,需要認真探掘,深耕細作,積累經驗,使鄉村文學寫作真正做到“與人民同向同行,與時代同頻共振”。

                深入鄉村變革新生活,閱讀鄉村振興新現實。全面脫貧目標的實現和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使我國的農業與農村從外到內都發生了巨大變化,大多數農村與農民不斷走出小農經濟的舊有形態與內在桎梏,呈現出新的氣象。這些具有新樣態和新面貌的農村現實,在已有的農村題材寫作中還不多見。因此,新的鄉村文學的寫作,需要作者直面當下農村的新現實,在切實深入的過程中,了解生活,閱讀生活,吃透生活,把創作建立在新的生活積累和新的生活認知之上,在深入中去了解,在了解中去揣摩,在揣摩中去把握。這是新的鄉村文學寫作的題中應有之義,也是最為重要而緊迫的基礎工作。

                辯證地看待城鄉新變,整體地把握現實。隨著“三農”問題的不斷破解和農村改革的延伸發展,農村與城市之間過去的分離狀態也逐漸改變,城鄉之間的關系日益密切,而且呈現出常態化的雙向互動。城鄉之間的交流與互動,既會帶來不同文化觀念的碰撞,造成新的矛盾與沖突,也會帶來不同文化元素的交融,并在不斷交融中產生新的生活樣態與社會風尚。這就要求我們的作家在觀察農村現實、表現農村生活時,不僅要著眼于那些看得見的物質形態的變化,更要深入內里去發現那些看不見的精神形態的變動,立體化、整體性地展現新時代農村全方位的新演變。

                精心塑造時代新人,努力打造典型形象。文學主要是寫人的,因此,塑造“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是題中應有之義。新時代孕育和涌現出屬于這一時代的社會新人與先進分子。從脫貧攻堅、鄉村振興這方面來看,無論是本土本地還是扶貧駐村,都涌現出大量有擔當、有追求的基層干部和普通民眾,他們共同展現新的時代風采、煥發新的時代精神。新的鄉村文學的寫作,就是要透過現實層面的顯見變化,沉潛于生活深處,把鏡頭瞄準體現著時代精神的新人物,寫出他們在各個方面的新作為與新擔當,及其所葆有的新風采與新氣度,描繪出“時代新潮呼喚新人,新人引領時代新潮”的動人情景。

                研究鄉土文學經驗

                《中國社會科學報》:近年來不少作家深入鄉村,創作出一批反映新時代鄉村面貌的文學作品。據您觀察,所涌現出的新時代鄉村文學作家、作品,體現出哪些特征?

                白燁:在近年的長篇小說寫作中,有關鄉村題材的寫作一直是熱點題材,也不斷涌現出優秀的作品。滕貞甫的《戰國紅》、陳毅達的《海邊春秋》和趙德發的《經山!,因為真實而生動地表現了城鄉蝶變與山鄉巨變的喜人景象,榮獲了“五個一工程獎”。此后,優秀的作品接踵而至,使鄉村題材成為現實題材中引人矚目的創作主流。比如,近期引發關注的喬葉的《寶水》。這部作品堪稱鄉村題材的出色書寫,其出色就在于它是實實在在潛入了生活的深處,寫活了人物,寫足了細節。作品對人物面對新生活產生的心理糾結和波動,對鄉村舊傳統與新生活的糾纏扭結,都有深切的體察與準確的描畫。

                《中國社會科學報》:鄉村文學是不可忽視的當代文學現象。作為當代文學研究者,對當代鄉村文學的研究,您有哪些建議?

                白燁:從廣義的“鄉土文學”看,它在現當代文學的不同時期都會有新的變化,既是文學主潮,也是杠桿,推動了當代文學不斷向前發展,研究者需要全面地總結和研究鄉土文學的經驗。目前的鄉土文學研究應該在整體性、宏觀性的層面進行把握和梳理,發現和總結一些重大問題。比如,鄉土文學何以能長盛不衰?如何理解鄉土文學與民族化、本土化、現實主義之間的關系?等等。

                黨的二十大報告在農業方面提出“建設農業強國”的各項舉措,強調“現代化”“新型化”等要素,這都為鄉土文學的研究路向提供了重要的思想指引和理論資源。今后的鄉村將不再是前工業式的、以農業生產為主的傳統意義上的鄉村,而是城鄉融合發展、城鄉要素流通的全新形態和全新樣貌。在這個特別的轉折點上,文學研究者需要全面總結百年鄉土文學,并前瞻性地思考鄉土社會轉型后的新鄉村文學。

                波野多结衣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