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十年批評研究視野中的香港與文學
                來源:文藝報 | 時間:2022年12月16日

                文/凌逾

                百余年來,香港因中西文化交匯而得風氣之先,作為南風窗,成為一個觀察時代的風向標。香港文學評論佳作頻出,有幾大特色:一是關注香港文學的跨界性,跨學科研究增多,探究文學與媒介、地理、科技等元素的融合互生,重視文本細讀。在跨文化視野基礎上,以中西比較文學扎實功底,對比研究文學文化,為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提供了新角度。二是偏重史料研究,重視本地文學史料研究,探究香港意識的著作豐碩,增強年代轉折時期研究。三是注重香港特色理論的歸納、提煉,更重思想性、哲學性開拓。香港文評不拘一格,豐富多彩。

                港論細品海派衍變

                香港文學批評長處在于文本細讀,多受新批評、敘事學西式理論影響。香港文化兼收并蓄,南來風、國際風糅合吹拂了上百年。

                許子東有工科根底,留美攻碩起研究海派張愛玲,2011年首次出版的《張愛玲的文學史意義》(2019年再版為《無處安放:張愛玲文學價值重估》),受結構主義、新批評熏陶,全面解剖張愛玲早中晚期小說散文,精細論述人物人性、原型意象、雌雄同體風、文學觀和歷史觀等,偵破張愛玲對情感世界、人心人性如顯微鏡般的拿捏得宜,經幾十年思索,有體系性、洞察力。男學者與女作家從不同角度互看,深入彼此潛意識,尤為深刻有趣:“讀者看通俗小說是看自己喜歡的外表,看嚴肅小說是看自己不肯承認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內心”。張愛玲從衣食住行看男人在紅白玫瑰之間的戀愛軌跡,寫男人痛處:好人和真人的矛盾煎熬,一邊喜歡一邊看不起女人。寫男人看到但沒有悟到的東西,想做好人,以自控能力為榮,最后卻不知自己為何流淚,就像當初感到凄惶孤獨,但沒有悟到未來拒絕此情會如此后悔。男主表面做好人,其實是小人,一點真人也做不了,可悲在于不懂愛。作者拷問男性中心主義,省思人無法控制自己的命運,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都氉x張愛玲》論《封鎖》,比《少即是多:短篇小說的10個關鍵詞》詳盡老辣,《封鎖》以被切斷的空襲時空作為固定場景,輪番寫男女兩個敘事角度;首次正面解剖男性如何應對真人好人的兩難處境;剖析微妙的戀愛心理,見出都市男女的道德困境。胡蘭成作為讀者看到了女作家的微妙心理,開始了改變兩人命運的行動。全書講透了張愛玲文字的犀利和對文學的貢獻,如佟振?雌拮雍筒每p:“看上去也就是一個裁縫”,看似廢話卻是名句,陌生化的文學性就是讓石頭重新石頭起來。張愛玲寫“性”獨到如《小團圓》。在中國20世紀文學的憂國憂民、個人園地、鴛鴦蝴蝶派三條線索中,張愛玲另走“都市/小資/女性”一路,應和城市化進程,擊中今人心扉。許子東作為談話節目“鏘鏘三人行”常任嘉賓,練就跨界本領:給對談注入學術,將學術融入日常,獨辟演講漫談式文評、口語與書面合一,幽默風趣,老辣流利。此書在前輩水晶、夏志清基礎上拓展,向《白先勇細說紅樓夢》致敬,就傳播效果而言,不僅陽春白雪亦可下里巴人,雅俗共賞,在琳瑯滿目的張學研究論著中仍能脫穎而出,利于改變學究式文學批評風,而如吳子林教授所說的畢達哥拉斯文風,隨筆式文評強化理論深度,實難。

                作家評作家,知己論知己,惺惺相惜,如琢如磨,照見靈魂,是世間難得的美好。葛亮已是著作等身的學院派新銳作家,其論著《繁華落盡見真淳》從城市邊界、城與他者、城市歷史、城市性別等角度分析王安憶城市文學魅力,先論其早期知青插隊青春自敘傳小說的城鄉并置移民敘述;再論其以他者視野省思城市書寫的身份焦慮,從文化尋根轉向個人家族史追問;后論其21世紀之交老上海懷舊敘事,隱含對消費主義空間觀及資本運營方式的反撥,以都市邊緣化空間敘事實現對意識形態的隱形對抗與對階級代碼的消解。葛亮以新港派視角觀照新海派代表作家王安憶的小說貢獻:以風格多元性、文化指涉豐富回應城市文學的多元化,這跟區仲桃論也斯的中間詩學有相似之處。王安憶書寫中國大陸城市史脈絡、社會變化及人情滄桑,風格每年一變,挖掘上海與生俱生的女性氣質,以縝密細致的“物質化”筆觸,復活城市日常景觀。描寫上海女人的韌性、力與硬,有雌雄同體的中和性,從王琦瑤式布爾喬亞女性寫到妹頭式市民,認為優雅與柔媚只是表象,而世俗與務實才是底里。把女性當作純粹的人,寫男性重象征性,以平衡作為兩性基準。塑造都市民間,述寫新移民、城市信使保姆故事,擷取被大敘事忽略的歲月殘片、為正史長久壓制的歷史脈絡。葛亮和王安憶都善寫城市,對講故事法別有會心,熟知滬港文化,都有回歸繁復細致傳統、重心理敘事的文風特色。此書前有照后有應,似長篇小說深思熟慮布局,對細節的捕捉和穿刺,非小說家不能為,文筆生動,語言流麗,才氣自在,化用理論如鹽溶于水,以思想性激勵點亮人。若講深講透后再提煉城市文學研究的關鍵詞、新理論則更佳。從張愛玲到王安憶,從許子東到葛亮,從作家到學者,實是三代人的對話,港派海派百年互動有城市日常書寫的傳承延續,也與時俱進換新章,紛繁復雜的后現代狀況給作家和評論者都帶來更大難題和挑戰。

                王良和《文本的秘密》析論香港文學作品。分析西西《碗》的心理交叉敘述、花葉與飯碗等意象隱喻、性別議題、敘述者與真實作者。論述也斯街道詩的眼睛漫游,特寫鏡頭如“面孔的漩渦/淤積成街道的黑疤”凸顯民生關懷,滲透無我中的我、道家美學。劉以鬯《蜘蛛精》以詩與電影敘事法挖掘意識流,顛覆唐僧形象。黃國彬翻譯《神曲》用時20多年,其新詩《聽陳蕾士的琴箏》有宗教性,善于音樂式聯想。天賦詩才的鐘偉民《蝴蝶結:給祝頤》寫陰陽生死交接,進入靈視境界、超然視角,寫隔世凄美情。胡燕青散文《彩店》詩化描述扎作店的紙造物事、幽冥使者,思考季節與生死循環,扎實細讀,在冷靜論述中有文學激情和詩性精神,闡釋入木三分。

                香港文學史料研究深化

                學界日益注重香港文學史料研究。中國社會科學院趙稀方研究員2015年獲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香港報刊文學史》,2019年作為首席專家獲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香港文藝期刊資料長編》,系統梳理香港百余年文藝期刊第一手資料,研究期刊生長史,為香港文學、歷史、文化研究建立實證基礎、新歷史視野。2019年出版《報刊香港——歷史語境與文學場域》,梳理香港從晚清《遐邇貫珍》到當代報刊的內在發展理路,縱橫捭闔。2018年《小說香港》在港再版為《小說香港——文化身份與城市觀照》,此書是香港文學研究的重要里程碑,代表了新一代香港研究的新思路、新理論。后殖民理論、世界華文文學、翻譯文學是趙教授研究的三駕馬車。

                樊善標《諦聽雜音:報紙副刊與香港文學生產1930-1960年代》以時為序研究香港早期報紙文學副刊的功能與意義。第一輯梳理南來作家在香港辦報的編輯策略、抗戰文藝、家國想象、在地情懷等,第二輯論青年文化教養的培育,第三輯為香港的自我論述,剖析香港副刊文學生產的時代變遷和話語實踐,論從史出,扎實客觀。此書與趙稀方的重大課題遙相呼應,均為香港文學研究提供扎實的史料根基。王家琪在碩導樊教授指導下參編《西西研究資料》后,又編著《素葉四十年回顧及研究》,談由西西、許迪鏘、何福仁等創辦出版社和雜志緣起,綜論同人雜志生產模式、純文學創作、外文譯介等,列出叢書75部封面、雜志68期封面彩照,史料詳盡。2021年國家社科基金有兩個青年項目研究香港,一是謝力哲“香港左翼文藝運動研究(1945-1949)”,二是方惠“媒介記憶視角下香港通識教科書的國家認同研究”。黃萬華教授《百年香港文學史》在香港回歸20周年之際出版,李鈞贊其為“中國文學、華文文學、世界文學”建立坐標體系,超越地域時間、意識形態界限,縱深廣闊。

                香港文學更重本地文學史研究!断愀坌挛膶W大系》在2014至2020年間出了兩套。1919-1949書系12卷,1950-1969書系16卷,包括新詩、散文、小說、通俗文學、評論、話劇、粵劇、歌詞、舊體文學、兒童文學和文學史料,由香港教育學院陳國球院長組織編寫,舊體詩詞、通俗文學、兒童文學、粵劇粵曲、三及第市民文化等盡顯香港文學特色。陳智德2019年《根著我城:戰后至2000年代的香港文學》廣論作家張吻冰、張一帆、阮朗、曹聚仁、徐訏、舒巷城、馬朗、蔡炎培、劉以鬯、西西、也斯、洛楓、董啟章、潘國靈、謝曉虹、葉靈鳳、林以亮、崑南、葉輝、游靜、馬國明、李碧華等常青樹,指出本地意識在不同年代有不同方向,本地與非本地復雜糾纏,別有創見。

                版本學關注香港小說的報刊連載、出版、影視改編,以事證之。朱少璋《黃絹初裁:劉以鬯早期文學作品事證》專論劉以鬯少居上海時初刊的新詩、散文、小說、譯作,比較22篇原作與改作敘事策略,反復改寫緣由,見出其早期創作未受污染的純粹感性。此書版本辨偽、輯佚史料,考掘扎實,分析精細,慢工細活,足見論者考證毅力。筆者讀后感悟:劉以鬯少年早慧,少作老練,詩化意境一以貫之,善寫驚奇結尾;居于滬港,開拓城市詩化文學獨樹一幟;英文極佳,中西視野開闊。劉以鬯、陶然作為南來作家能寫透香港,實屬難得。

                多向度的香港文學研究

                改革開放后香港與內地文化蓬勃發展,見證這段歷史的重要人物是潘耀明,2021年的《這情感仍會在你心中流動:名家手跡背后的故事》講述中國現當代40位名家晤面或來港訪問的交流活動,展示來往書信墨寶,描畫名家精神魂魄:如夸父戰士式的巴金、奔太陽愛土地的艾青、幽默風趣的錢鍾書、玉為風骨雪為衣的吳祖光和新鳳霞、苦戀長跑者卞之琳、早慧的俞平伯、口銜葉笛的詩人郭風等。潘先生深耕文壇,講文壇掌故逸事活靈活現,故事性強,口述體風,文筆流暢,有趣好讀。古遠清《當代作家書簡》與此書相映成趣,都精選私人收藏的文人信件。但潘書重在展現與內地作家交流,為作家型筆墨。古書重在展現與港澳臺和海外作家交流,為學者型史料,對書信所涉人事作注解,但不描述不評論,計有200位當代海內外文化名人如余光中、洛夫、葉維廉、王德威、王鼎鈞、董橋、曾敏之、謝冕、嚴家炎、錢理群、洪子誠等。兩書均言及臧克家,對讀妙趣橫生。

                香港文化開風氣之先,跨媒介創作勃興。香港很多作家善寫街頭漫游文學,或鏡游寫影評,盧偉力《香港粵語片藝術論集》既分析電影主旨意蘊、類型變遷及動因,也分析電影美學如場面調度、空間隱喻、特寫遠景、配樂畫外音等,例證豐富,如數家珍,好看深刻。研究早期粵語電影,比較港片與內地片、盧敦與左派電影、曹禺改編文藝片。香港戲曲電影繁榮,任劍輝入戲自然,有風流才子、憨直少年兩張臉,像鴨兔錯覺圖,方圓混融有態,能滿足不同受眾觀感;泟〖t伶紅線女在港8年參拍電影60多部,從類型、本色到性格表演,日趨圓熟;浾Z喜劇片借鑒卓別林、憨豆先生,得成七十二家房客、傻呆兄弟、麥兜、肥貓、周星馳式無厘頭等,風趣幽默、嘲諷人性。功夫片是重頭戲,一代武師黃飛鴻行走廣佛卻揚名香港,得益于影視推介,借功夫片講民風世俗和俠義。凌逾指導劉倍辰的碩論專研“黃飛鴻系列電影的英雄敘事”,遍覽百余部影片,論述全面扎實、靈動有味。2010年盧偉力曾出《舞蹈文字》,集結10年所論30多場舞劇,詩化記錄舞蹈意象,審美分析舞蹈情感,透析香港舞蹈繁榮史、中外交流、舞文關系。盧偉力是香港資深的文學與藝術跨媒介藝評人,勤力跨界,著述豐碩,論述切中肯綮。

                也斯弟子沈海燕《南來文人的香港書寫》專研《星島晚報》副刊“星晚”三位連載作家:再現社會困窘的歐陽天、營造文化落難者形象的徐訏、四次改寫《酒徒》凸顯文人困境的劉以鬯,分別代表作家南來后拒絕、逐漸融入的情況,抓點精準;論述他們呈現香港風貌與自我畫像、文學與電影產業互動、作品遠銷東南亞,跨媒介參與報業、出版業、電影業創作,論述有前沿性。此前凌逾有《跨媒介敘事》《跨媒介香港》《跨界創意訪談錄》論述香港藝術家怎樣拓展跨媒介創意成就港派特色。

                從比較文學和世界文化角度重讀田漢,盧敏芝《田漢與大正東京:公共空間的文化體驗與新女性的形構》關鍵詞為“中國與日本、媒介與公共空間、劇場與咖啡館、羅曼史與女性”,論者依據留日經驗,探討田漢如何受東京大正時代的西式女性解放思潮影響,從日本印刷媒體所述淑女名姝的羅曼史悲劇和女性思潮學習新女性理論;受日本劇場女優松井須磨子的情愛悲劇和絕佳表演藝術啟發,沖破時代阻力在上海移植創辦新劇社、培養女演員;田漢塑造咖啡館女侍形象變遷,預示作家從法國頹廢派轉向俄國革命派文學,從在、政治文化、物質思想、頹廢革命的雙重現代性中掙扎轉向左傾。盧敏芝在博導何杏楓教授指導下,博論重考證,學術性與資料性兼具,可讀性強,有跨文化、世界主義視野。

                以傳記學方法論凌叔華,袁嬋《新閨秀的旅吟》分析家族詩畫傳統文化如何影響其從畫家到作家再到編輯的人生經歷,剖析其女師的文言作品、大學的白話文學,赴英后進行英文創作與跨文化文學實踐,到新加坡任教后回英,1989年回國后病逝,中西合璧人生經歷帶動創作評論。全書從各種日記中尋找其父凌福彭與康有為、袁世凱等關系,言必有據;創作年表和編刊發文表詳盡,史料功夫扎實;到國外圖書館尋找英文資料,分析其翻譯瑕疵,文本解讀精準。盼再分析《古韻》的自傳與國傳怎樣矛盾關聯。

                香港南疆邊緣視角給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提供另類啟迪,原汁原味保存大陸的傳統之根、20世紀初現代主義思潮,接納各種思潮,在延續傳統中發展本地文學,雅俗共賞。香港文學研究既向前溯,轉向期刊通史研究、文學史料研究,考察香港文化前世今生、來龍去脈;也向后望,關注跨媒介、跨文化、跨地域研究,拓展文學批評。新冠疫情雖暫時阻隔陸港交通,但香港和內地學者熱情未減,不約而同追溯香港百年文學史,召開線上線下國際會議,如2020年“浮城的故事:西西國際學術研討會”,何福仁、葉云平、黃子平、趙稀方、陳智德、謝曉虹、凌逾、徐霞等各抒己見。2020年趙稀方主持重大項目“香港文藝期刊資料長編”開題會,邀請重要專家點評指導;2021年于北京召開線下會議,研討階段成果,討論史料研究法、理論建構及存在問題。海內外共同推進香港文學研究。

                近年香港文學研究有幾點趨勢。一是更關注跨界性,關注文學與電影、飲食、地理、媒介、科技等互滲融合,精品文藝片跨媒介傳播香港文學:“他們在島嶼寫作”文學大師紀錄片由臺灣轉拍香港,黃勁輝等導演《劉以鬯·1918》《也斯·東西》,陳果導演《西西·我城》。二是注重文本細讀研究,對讀各種改寫改編版本。三是重史料研究,尋找香港文學第一手資料,省思文學流派、趨向、風潮、思潮,同人雜志多嚴肅文學,報紙連載是流行文學溫床。四是研究歷史轉折的論著增多,如趙稀方和霍艷編《轉折時代的漢語文學》以1940、1950年代為串珠來打通大陸和臺港澳及海外華文研究,碰撞思想,開拓新見。近年香港懸疑推理科幻文學勃興但研究較少。南來與本地作家奠定香港文學基石,逐漸走出自身特色。五是注重香港文學特色理論的歸納提煉,更重思想性、哲學性開拓,利于研究深化拓展。

                波野多结衣一区二区三区